photo

南京储户1亿元存款离奇蒸发

作者:admin   发表日期:2014-12-26  

欣梦网络网站建设为您报道:

亿元巨款被“黑”?

“感觉被打了一闷棍。”南京储户王炎形容当时看到ATM机显示余额时的感觉。2013年6月、7月和2014年1月,他分三次在中国银行的苏州相城支行和昆山蓬朗支行柜面开卡存入2500万、3600万和4000万,共计1.01亿。
待到2014年7月,王炎在南京市奥体支行ATM机取款时,柜员机显示余额不足——银行卡内的亿元存款总计只剩一百元。
而另两位储户,杨东于2014年2月22日存入中国银行蓬朗支行200万元,29分钟后,钱被转走;同样29分钟后,马爱玲存到该支行的500万元也被转走。
诧异中的王炎随即到银行大厅查询,查询的结果加剧了他的恐慌。存入相城支行的6100万元被转入名叫邱爱玉的个人账户,而存入蓬朗支行的4000万被转入法定代表人为丁天立的对公账户:苏州援朝商务有限公司。
不同于王炎的自己发现,杨东和马爱玲则是通过来自苏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的电话才获悉巨款消失。
对于款项的转账对象邱爱玉、丁天立,三位储户均称,闻所未闻,“根本不认识”。
2014年12月19日,中国银行苏州分行相关人士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确认巨款被转账的事实,并称公安部门已经立案,江苏省银监局、中国银监会已介入调查,事情的真相尚待进一步调查。
而该行蓬朗支行的行长已经投案自首,一桩发生在银行系统内部的金融案始露冰山一角。
至于受影响的规模,苏州分行工作人员承认,“可能不止这三位”。
灰色“贴息存款”
身居南京的王炎们为何舍近求远,要将巨额资金存到苏州市两家支行?
王炎称,一年多前,一位理财经理给他介绍业务说,这两家支行为了吸储,正在开展“贴息存款”业务,利率约为15%,比正常存款利率要高很多。
身家过亿的王炎身边一直不乏这类理财经理,也多次听说过银行业内的类似业务,以为撞上了“好事”,异乎寻常的高额利息,多少让他放松了警惕。
存款的当天,在银行大堂,银行柜员登记了他们常用银行卡的账号。存款后不久,三人名下的银行卡分别收到640万、61万和30万利息的短信提示。一切显得那么顺当。
对于涉嫌“贴息存款”业务,中国银行苏州分行的工作人员陈伟雄坚决否认。“我们绝对没有这个业务的”,陈说,这是银行违规员工自己诈骗储户的手段,“‘贴息存款’一经查出,是要被银监会严惩的。”
12月5日,中国银行苏州分行更新微博声明中提到,“苏州分行原员工陈华、周恩祥已被警方控制”。南方周末记者获悉,二人被控制的罪名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控制前,周恩祥的身份为中国银行昆山市蓬朗支行行长,陈华为相城支行负责审核的业务经理。
中国银行何时解决
银行和警方的调查正在继续,但对于储户而言,王炎们更关心的是钱何时能取回。
储户们认为“钱是存给中国银行,不是存给个别犯罪的员工”。中国银行总行相关人士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达了两点意见,第一,在这一涉嫌诈骗的事件上,中国银行不回避基层的监管责任,但本身也是受害者,个别人的作案危害了银行整体的声誉。第二,对于储户的利益,中国银行会负责任地予以协调解决。
但在解决的路径和时间表上,双方的分歧明显。中国银行方面认为应坚持“先刑后民”,即刑事案件调查清楚后,再进行储户存款的民事处理。
中国银行总行亦承诺,法院给出判决后,银行该负的责任一定会负,受害储户要有耐心等,要相信中国银行。
“我们等不起,”坐在南方周末记者面前的三位受害人倍感焦虑,“我们的一天和银行的一天不一样。”
等待的日子里,还有更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中国银行苏州分行方面告诉储户马爱玲,她当时从柜台窗口得到的存款单,经证实是假的。
对于储户们而言,时间并不仅仅意味着损失,他们更担心,如果再有更多类似的“意外”出现,会让事件变得越来越复杂。(南方周末记者陈露 实习生 柯小娇 俞琴)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1818148.com/archives/8960.html
转载请注明: admin 2014-12-26 于 桂林欣梦网络 发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400-8868-961
售后咨询热线
0773-585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