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创业是一种生存状态

作者:maomao   发表日期:2014-7-23  

一直贴满各种标签的90后,如今越来越多的以创业者身份开始在商业世界粉墨登场。

从因卖情趣产品而名声大噪的马佳佳,到成功刷屏朋友圈的“脸萌”APP的创始人郭列,在大部分人都还在按部就班地为工作而奔走的时候,这些90后凭借什么迅速拿到投资,以极具“冲击力”的成功形象刺激着诸多80后甚至70后、60后的眼球?

事实上,这些高喊“无需理解”却已经悄然长大的“非主流”一代,也会希望我们能够为之驻足片刻,试着去倾听他们的世界。

“我们不奢求得到别代人的理解,能被安心聆听就已足够,因为新的时代必定会有新的价值。”一年之内拿到三轮投资的“一起唱”创始人尹桑这样解释道。

互联网个性化“催生”

尽管已经对于90后的张扬个性有所准备,“一起唱”创始人尹桑在公开场合T恤和短裤加拖鞋的打扮还是挑战了一把公众的接受能力。“这个短裤是我高中时代第一次创业时候穿的,我立志穿它到上市敲钟为止。我觉得是特立独行的90后放大了创业精神的本身,所以现在社会才会这么关注90后创业。”

尹桑喜欢用阿迪达斯的一句广告语“All in or nothing”来解释自己对于创业的理解,创业必须要有胆识,不怕输就不会输。在他看来,90后创业者已经成为一支生力军,而这个无所顾忌的群体也将成为创业精神的发扬人,这也是90后创业在当下会受到如此强烈关注的原因之一。

同样作为90后,曾经创造差生奇迹,一年时间成功完成从三本到北大的冲刺的孙宇晨如今拥有两个头衔,一个是美国公司Ripple Labs的大中华区首席代表,另一个是锐波的创始人兼CEO。

事实上,孙宇晨及其团队想做的事情——通过一套开放的底层支付协议进行资金支付和清算。简单地说,就是要用P2P技术构建一套简单有效的支付网络,这个网络免费、开源,资金和价值的流动可以像发送电子邮件一样方便。

这个获得美国常春藤盟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学位却选择回国创业的90后将自己的创梦之路定义为“拥抱风险”。

“我为什么选择了一个风险非常大的方向?”在孙宇晨看来,90后对于安全感的看法与80后大为不同,无法理解网络上盛传的“80后的集体回忆”。在如今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90后深受互联网的影响,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集体回忆,竞争、自由以及个性化才是90后所追求的主流,也是他们的安全感来源。

与其他主动选择创业者有所不同,金融法专业出身的张天一从未想过要去创业,对他来说,这更像是一种被动的选择,是由于恐惧、想要逃离目前备受约束的现实生活而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我不知道创业会不会让我更好,但我知道不创业只会让我更糟”。

作为湖南常德米粉伏牛堂创始人,去年年底,和无数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张天一同样面临着找工作的困境。进律所、考公务员……看着此前师兄师姐提供的就业选择,他有些困惑,“后来想明白了也挺简单,我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我们只是因为恐惧现有的生活状态,转而选择另一种生存状态。”在张天一看来,互联网最大的价值是为一无所有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坚持做自己的机会。在传统时代,一个人没有资本的时候,面对残酷的现实,坚持做自己是一个很奢侈的事情,但是现在他们做到了。

资源时代的甜蜜与忧伤

与太过休闲的着装有点不搭的是,1992年出生的“一起唱”创始人尹桑在一年的时间内先后获得IDG的三次投资。

而这一切在尹桑看来相当的顺其自然,“IDG资本合伙人李丰开会中途出来抽烟的几分钟时间,我和他聊了一下,把自己的思维逻辑、商业模式讲清楚。”

不得不提的是,如今这个时代,对于创业者而言,有着以往不曾有过的富足资源。

曾经成功投资多家企业的知名风投IDG如今在90后群体中很是拉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IDG已经投资了好几个90后创业者。

“我们在对90后年轻人的投资当中,基本上是用最快的时间就做了决定。在他们身上有比较坚定的想法,他们最了解的年代或者生活方式感动了我们。”今年4月的IDG校园创业大赛启动发布会暨全国第一站宣讲会上李丰这样解释道。

事实上,除了尹桑的“一起唱”,孙宇晨的“锐波科技”和郭列的“脸萌”背后都有IDG的身影。

在2014年1月份获得IDG百万级的天使投资后,郭列曾自我调侃:“(那段时间)每天起床和睡觉都刷公司银行的账户,钱怎么还没到,看着它从0变成很多0,觉得很开心,如果换成热干面,可以绕华科(华中科技大学)几圈。”

然而,即使是赶上了一个好时代,但对于九死一生的创业而言,90后们的经历也不会如此顺坦。

“我相信乔布斯当年创业的时候肯定不用担心户口怎么办,五险一金、编制怎么办。”而这些问题,都曾困扰过作为90后的张天一,“虽然现在大家都调侃不辍个学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搞创业,但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心里面的压力真的非常大。”

而对于顺利拿到三轮投资的尹桑而言,在公司最惨的时候,既没有大规模的用户,也没有新产品,如何维持客情关系是尹桑和“一起唱”团队面对的最大难题。最初是给KTV 免费送骰子等配件,后来改为微博推广等一切非教科书式的手段。“很多极客出身的人都瞧不起线下,认为他们太土了。”

而“朝生暮死”的APP行业无异于一个造星工厂,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捧红一款明星产品。脸萌成功引爆各大社交平台并实现“APP排行榜第一的应用”的目标,可以说郭列在创业时的梦想已经实现,但在经历了创业的起伏之后,郭列才发现,原来这条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浪漫。

郭列也清楚地知道,这些投资方虽然很热情,但是依然很冷静。“投资者会担心泡沫破掉之后,脸萌还能有什么价值。在取得阶段性成功后,需要给爆棚的自信心降降温,抛离固有的东西重新上路。”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1818148.com/archives/6660.html
转载请注明: maomao 2014-7-23 于 桂林欣梦网络 发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400-8868-961
售后咨询热线
0773-585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