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4G时代运营商必须转型

作者:maomao   发表日期:2014-5-15  

这个五一假期,传统三大运营商过得并不轻松。五一节前最后一天,工信部披露要组建“国家铁塔公司”,负责统筹建设通信铁塔设施;同时,财政部宣布,电信业正式纳入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五一节后首日,首家虚拟运营商正式商用,对外售号;本月,多家虚拟运营商都将集中放号。

一系列事件密集发生,传统运营商压力陡增。本周,中国移动北京公司副总经理刘殿锋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流量时代,运营商必须转型,商业模式需要颠覆性创新。

4G信号已基本覆盖五环

“到年底,我们要实现五环以内城区、郊区县城、主要交通干道和城郊联络线的基本覆盖。”

新京报:北京移动的4G网络建设现在进展如何?网络覆盖区域?

刘殿锋:去年工信部颁发LTE牌照,我们的4G建设从实验网进入了规模建设。目前已经实现了五环以内道路室外4G信号的基本覆盖,大部分的室内覆盖也正在建设中。到年底,我们要实现五环以内城区、郊区县城、主要交通干道和城郊联络线的基本覆盖。简单来说,包括远郊区县在内,整个北京都能覆盖4G网络。这种状态的网络覆盖需要开通14000个4G基站。

新京报:这14000个4G基站是什么概念呢?

刘殿锋:这相当于目前2G基站数量的60%-70%。我们的2G网络建设了20多年,现在有21000个(基站)。到年底,4G基站的数量将会超过3G。

新京报:有网友说室内网络不稳定,在这方面,北京移动有何完善计划?

刘殿锋:对于大型的商场写字楼等室外基站不能穿透的地方,我们会单独建设室内分布系统来解决室内的4G覆盖问题。因为室内覆盖涉及更多的商务合作内容,需要征求业主的同意,进度比室外稍慢了一点,现在我们也在加速。但我们看到70%的流量会发生在室内,室内覆盖的完善已纳入建设的重要任务列表。

新京报:北京移动对4G用户方面有何目标?

刘殿锋:到今年年底,我们要发展至少200万4G用户。从目前4G终端的销售看,4G业务的增长符合我们的预期。市场调研和数据分析显示目前客户对4G表现出来的认可度、接受度都非常好。

4G资费调整是必然

“我们更多是推进后向收费和前向收费。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来和我们探讨灵活的流量计费模式。”

新京报:在4G资费这方面有没有调整的计划?

刘殿锋:随着用户增加和网络发展,资费调整是必然的。单纯调整资费只是一个方面,我们更多是要推进后向收费和前向收费。现在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也来和我们探讨灵活的流量计费模式。

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后向收费,春节期间我们跟新浪、优酷、360已经做了尝试:用户使用流量,互联网公司替用户付钱;再比如,新浪会为客户上新浪微博产生的流量埋单,优酷会为客户使用优酷看视频支付流量费。

站在互联网公司的角度,你想让客户去你那看,就把客户的流量费付了,这是可行的。以后导航地图给客户推荐了一个餐馆,客户用手机导航,产生的流量当然应该由导航软件提供方付费,而导航软件公司又可以去向商家收费。

现在的问题在于,每个网站新闻内容一样,但耗费流量完全不一样,因为网页设计不同,嵌入的广告也不同,站在客户的角度,一定选择获取同样信息量而流量消费最低的网站。

新京报:前向收费呢,和现在的用户花钱买流量有什么不同?

刘殿锋:前向收费的模式也会越来越丰富。现在视频网站都想把内容和流量捆绑收费,变成客户上网就和看电视一样。比如优酷或凤凰卫视,客户一个月交15块钱,订阅的栏目随便看,流量也不用花钱。

通俗地说,以前的传统商业模式是两个人做生意,商家从客户兜里掏出来钱放在自己兜里;以后的商业模式则是商家从别人口袋里掏钱放在客户兜里。这里信息流通产生了价值,是价值的增值,这就是互联网。

盈利模式核心发生转变

“4G带来了一个机会就是从话音经营转为流量经营。盈利点不依靠流量,而要依靠流量产生的价值。”

新京报:这是否会导致公司收入下降?

刘殿锋:这里面有个核心模式的转变。在2G/3G时代,用户的行为以通话为主,每个人的通话模式是可以精确计算的。首先,用户每天打电话用的时间是可以估算的,通话消费可以按照分钟来计费,而流量消费则不同:流量的产生不依赖于人们对时间的消耗。

其次,话音本身没有更多的增值内容。但上网不一样,互联网上的各种应用、客户端整合正如火如荼。换句话说,会有更多的人创造内容让客户享用,客户信息消费就会越来越多。而且,客户体验也可以推动流量增长。

新京报:有人说流量就像水电气,是4G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生活必需品。但只能解决运营商的温饱问题,绝对不能太过依赖。你怎么看?

刘殿锋:4G带来了一个机会就是从话音经营转为流量经营。我们会利用4G高速上网的特点,推动互联网行业发展来提高普通消费者的信息消费额度。只有给客户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而不仅仅是流量本身,才能够获得更多的收益。

新京报:有一种观点是,4G不可能成为运营商的救星,反而会加快OTT业务的替代速度。你怎么看?

刘殿锋:4G时代,运营商自己也会推出超越网络接入、超越终端型号的互联网业务,这是肯定的。现在第一个阶段要从话音向流量转型;第二个阶段就是要提升流量价值。盈利点不依靠流量,而要依靠流量产生的价值,要给用户在信息消费中获得超值的享受。

运营商需要颠覆式创新

“2G/3G时代号码是有黏性的,但流量时代号码黏性是没有的。所以必须转型,不转不行。”

新京报:刚才你给我演示了灵犀,这个产品语义理解很到位。我问大盘如何,它就能给我找出今天的上证指数,比Siri的体验要好。

刘殿锋:创新是整个行业的特点,运营商也会加入创新的大潮。创新也许会受体制的影响,但是创新的步伐会越来越快。我相信随着技术的进步,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本来就处于信息化前沿的运营商,创新的步伐只会更快,而且我们需要颠覆式的创新,才能找到持续增长的出路。

新京报:现在企业都在说互联网思维、互联网转型。您怎么看待通信行业的一个互联网转型?

刘殿锋:前两年大家提出来主动转型和被动转型的问题,现在不存在了。不管想转还是不想转,没有可能不转型。用户的需求变了,市场的特点变了,竞争的格局变了。原来市场竞争者只有三家,现在的竞争格局不只三家,大家都在参与。

新京报:是否会担心被“革命”?

刘殿锋:2G/3G时代号码是有黏性的,但流量时代号码黏性是没有的。在流量时代,用户的手机不装SIM卡,打开Wi-Fi,各种应用照样都能用。原来打电话,必须要用运营商的号,现在用社交软件就能实现了。你根本不知道我是用手机打、还是Pad打的,你也不用知道我用谁家号码。所以必须转型,不转不行。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1818148.com/archives/4754.html
转载请注明: maomao 2014-5-15 于 桂林欣梦网络 发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400-8868-961
售后咨询热线
0773-585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