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因诺基亚交易向董事会怒吼

作者:maomao   发表日期:2014-3-6  

以下为《彭博商业周刊》网站刊发的“微软董事会与鲍尔默冲突不断 遗留问题需新CEO善后”一文节选:

要给微软打上自己的印记,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就得小心翼翼地应付战略争议上的拉锯战,以及鲍尔默主事后期那些颇具代表性的个性冲突。

新上任的纳德拉想要重塑微软。毕竟苹果与谷歌在网络以及移动设备业务上的风头正劲,而微软的主营业务却在逐渐失去动力。此外,纳德拉还希望用自己的影响来推进硬件业务,这项战略转型一度引发鲍尔默与董事会的激烈争执

一个月之前接替鲍尔默的纳德拉,从本周开始为公司的重组工作善后。重组是鲍尔默在任期间开展的最后一项计划。曾是民主党竞选班子成员的马克·佩恩(Mark Penn)被纳德拉任命到首席战略官这个新设立的岗位上。他的任务是妥善处理营销部门的问题。这个部门由鲍尔默建立,但难以驾驭。。

熟悉情况的人透露,在鲍尔默8月份宣布退休之前,部分董事已经对其大为光火,甚至讨论要用什么办法将他赶出公司。一个考虑就是用福特汽车的首席执行官艾伦·穆拉利(Alan Mulally)来接替鲍尔默,因为鲍尔默本人对穆拉利很敬重。穆拉利最终落选是因为他在面试时给董事会的感觉不佳——这个人似乎觉得不用搞什么正式的面试,微软首席执行官这个职位就应该交给他。

穆拉利的发言人拒绝就此置评。

最初的反对

消息人士称,在六月份的一次会议上,鲍尔默高声叫嚷,如果不按他的方法行事,他宁愿不做首席执行官。他与股东的关系旋即陷入冰点。这种冲突曾在诸多场合出现,曾发生在他提出收购诺基亚大部分业务时,而且在持续至今的一个问题上也曾爆发过这样的争议。

这个延续至今的问题就是:微软到底该是家软件公司,还是说要软硬业务兼顾?

了解情况的人士称,一些董事以及时任微软董事长的比尔·盖茨最开始不愿转型生产智能手机,而纳德拉最一开始也是这样。他曾用一项投票测验衡量高管对此事的反应,并在其间提出了自己的立场。不过后来他改变了主意。

纳德拉昨日在一份邮件声明中表示,“诺基亚在硬件、软件、设计以及全球供应链上都有丰富的经验,对移动市场有深刻了解,并且在业内拥有广泛资源。收购对微软来说是正确之举。”

在纳德拉设计的改组中,他重新任命了佩恩,并找人接替了托尼·贝茨(Tony Bates)。前者推出了“别被谷歌搞了”的广告对谷歌进行羞辱,后者则是诺基亚收购的反对者,而且一度成为CEO人选但最终被排除在外。贝茨将于本周离开微软。

已生芥蒂

消息人士称,在6月份的那次争吵中,鲍尔默叫嚷的声音实在太大,以至于会议室外都能听见他的喊声。了解会议情况的消息人士称,他当时只是被告知,董事会是不会支持他收购诺基亚两个业务的方案的。鲍尔默的愿望后来大多得以实现,董事会签署协议,用7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诺基亚的手机业务。但鲍尔默与董事会间已经生出了芥蒂。

微软发言人称鲍尔默拒绝就此置评。和盖茨一样,鲍尔默仍然留在微软董事会。盖茨已经辞去董事长一职,转做纳德拉的技术顾问。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是公司目前的董事长。汤普森、盖茨以及纳德拉均拒绝就此事置评。

数个月以来,关于微软未来方向的担忧越来越严重。接近董事会的人透露,对于部分董事来说,这个问题就是是否要让鲍尔默继续掌舵。

最后一根稻草

消息人士称,鲍尔默那愿说不愿听的个性让董事们非常头疼。对部分董事来说,他对抵触诺基亚交易的反应,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董事会以太过昂贵以及过程太复杂为由,驳回了第一个交易方案。按照这项方案,微软不仅要收购手持设备业务,而且要收购自己不需要的地图业务。即便不考虑地图,机构惠誉昨天发布的报告也指出,这项交易价格“太过分”。该报告称Windows平台手机的用户群体出现了萎缩。

在10多年的时间里,董事们给了鲍尔默他想要的东西。两个外人是在2012年上半年加入董事会的——赛门铁克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官汤普森,以及希捷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卢克佐(Steve Luczo)——与其他人一起挑战鲍尔默。他们催促他赶快行动,与苹果、谷歌以及其他在移动技术领域拥有优势的企业展开竞争,不然微软就有可能被限制在逐渐萎缩的个人电脑市场中。

由于微软继续落后于对手,部分董事愈发不满。在公司的继任计划中,鲍尔默早先就已经推荐了穆拉利,而那些希望赶走鲍尔默的董事在7月份时还考虑要借助招募这位福特首席执行官的幌子,说服鲍尔默下台。到了8月,57岁的鲍尔默宣布自己打算退休,而且早于之前的计划。

战友之情

盖茨在2000年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担任所谓的“首席软件架构师”。他在这个职位上一直呆到了2008年。在这之后,虽然出现过一些激烈的分歧后,但两人的关系依然很紧密。

耶鲁大学商业教授杰弗里·索南菲尔德(Jeffrey Sonnenfeld)表示,如果不是失去了盖茨的的支持,鲍尔默也不会这样做。在1980年,盖茨曾说服鲍尔默从商学院退学,加入微软。从他们制作的视频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两人的关系——例如那段模仿电影《舞场双雄》中两个傻蛋的视频。

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称,两人的分歧就是因硬件战略而起。该消息人士称,盖茨认为,全球最大的软件制造商不应该生产自己的移动设备,而鲍尔默则因为盖茨不支持他而感到痛心。在11月的股东大会上,要不是首席法律顾问布莱德·史密斯(Brad Smith)的劝说,两人根本不愿共同上台。

匆匆离去

到诺基亚交易摊牌的时候,微软面临的挑战已经不再是新闻了。在盖茨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前,微软的股价一度高至59.56美元。在过去10年中,公司每年的营收增速只有9.4%。而往前再推10年,公司营收增速曾达到24%。

鲍尔默匆匆离职的种子,早在2012年10月时就播下了。微软当时发布了新一版的Windows操作系统,鲍尔默对其大加夸赞。这款产品是对微软手机软件的修补,并按照这个系统推出了最早的平板电脑。只可惜这款本意是解决公司问题的产品,却让微软暴露出了更多问题。

鲍尔默手中也有成功的案例。公司净利润几乎是原先的三倍,凭借Xbox主机成为了游戏行业的领导者,而且网络版的Office办公软件也很受欢迎。他将纳德拉提升为负责服务器业务的主管,并告诉后者要积极地推进基于网络的服务,而纳德拉也重新打造了该业务,使其成为业内排名第二的角色,仅次于亚马逊。

没用的Surface

2012年10月,微软最终推出了平板电脑Surface,这完全是个失败的产品。支持触摸屏的Windows 8系统也是毁誉参半。智能手机操作系统Windows Phone也没有多大反响——但鲍尔默对其仍然念念不舍,不过留给他做最后一搏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鲍尔默失败的地方在于,他没有想出要怎样做才能应对PC行业的下滑。消费者从苹果和三星那里爱上了智能手机以及其他设备,而这些设备并不运行微软的软件。早在苹果推出iPhone之前,微软就已经预计到,小尺寸屏幕的设备将会流行,但它没推出任何人们想要买的产品。

诺基亚生产了约80%的Windows Phone系统手机,两家公司间的协议定于2014年2月到期。诺基亚不断放出暗示,称自己要生产运行谷歌Android平台的设备。鲍尔默需要一个能把诺基亚留在微软世界中的法子。

投票

2013年2月,在巴塞罗那移动世界大会召开的前夕,鲍尔默联系了诺基亚董事长里斯托(Risto Siilasmaa),并展开谈判,这就是那份被董事会驳回的方案的由来。后来敲定的交易只收购手持设备业务;而且条款中规定要带上诺基亚的首席执行官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要让鲍尔默的这位老副手重回微软,掌管新的设备业务部。

即便是在鲍尔默的高管团队中,并购也没有得到一致好评。在投票中,几名高管最初投了反对票。消息人士称,这里面就有纳德拉和贝茨。纳德拉后来和鲍尔默站在了一边,而贝茨则坚定地表示反对。

7月份的时候,微软公布了十年来利润与预期水平相差最大的一季财报。由于Surface销量惨淡,公司不得不减记9亿美元的库存费用。这强化了董事会部分董事的观点,即微软在向硬件拓展的过程中会过得非常艰难。

鲍尔默最后一件工作就是进行颇具争议的重组。按照重组方案,公司的管理方式将发生变化。虽然纳德拉没有将重组方案撤销,但他在本周做出的决定更偏向于打造一个团结、稳定的团队。

提前警告

前任首席执行官让佩恩和塔米·雷勒(Tami Reller)共同负责营销方面的事务。消息人士称,这项安排让两人都不满意。这名消息人士称,雷勒事情做过了火,她去告诉鲍尔默必须在两人间进行选择。如今她将要离开公司,替换她的是克里斯·卡波塞拉(Chris Capossela)。在鲍尔默重组的时候,卡波塞拉曾被搁到了闲职上。

8月22日晚,管理层被鲍尔默的话震惊了。他告诉高管们自己要在明天宣布离职。消息人士称,诺基亚的里斯托和埃洛普两个外人获知了这件事。鲍尔默在公布消息前给两人每人打了15分钟电话,安慰他们微软还是会进行交易。

一周后,董事会遭到了激进股东ValueAct Holdings LP的挑战。这家基金公司要求获得一个董事席位,并威胁要争夺代理权。在代理权纷争的最后一天,董事会与ValueAct进行了协商。在会议室外,ValueAct公司的一名员工穿着大衣在大厅里来回兜圈,身上就揣着争夺代理权的文件,以防万一。

能否自由行事

这家基金公司的总裁曼森·墨菲特(Mason Morfit)本月就将当上微软董事。人们认为他会敦促微软把精力放在提高应用与服务的销量上——这些服务和软件是针对其他操作系统以及企业级软件的,而不要把心思放在消费者硬件上。

消息人士称,鲍尔默把退休日期提前的做法引起了反对意见。纳德拉和其他内部候选人还没经过包装,投资者、合伙人以及公众对他们的了解还不够。这些人的形象可能并不适合公司。

据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称,鲍尔默问过埃洛普是否对该职位感兴趣。由于担心CEO职位没有足够的权力,埃洛普表示他需要从盖茨和汤普森那里确认,他们是不是真想进行改革。在获得了保证后,埃洛普同意接受面试。消息人士称,包括穆拉利在内的其他人也都对此表示过类似的担忧,担心和鲍尔默、盖茨两位前任CEO、现任董事共事没有自由。

董事会聘请了猎头公司海德思哲(Heidrick & Struggles),并任命了一个由盖茨、汤普森、卢克佐以及美国银行前任首席财务官查尔斯·诺斯基(Charles Noski)组成的委员会。汤普森称,他们在初始名单上列出了100多个名字。

变卦

消息人士称,在一开始,董事们的观点是公司应当更重视管理技能,而不是考虑候选人对科技行业有多么熟悉。按照这种标准,福特的首席执行官是合适的。穆拉利之所以被外界称道,是因为他拯救了这间汽车制造公司,而没有依靠破产或救助,同时还为公司培养起了合作的文化。

过了一阵,盖茨和其他董事觉得,微软需要的是一个行业内部人士。另外据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称,穆拉利的自大出格了。虽然他和委员会的成员见了面,表示自己对这个工作有兴趣,但他拒绝接受正式面世。到了12月初,朝他打开的机会大门就关上了。

接近穆拉利的一名人士表示,他变卦是因为他担心没有多少自己做决定的余地,而且对寻找CEO一事的广为流传而感到害怕。福特公司发言人称穆拉利拒绝置评。

选择有限

熟悉董事会的人士称,有些董事会看好的人对这个机会表示了拒绝。这里面包括eBay首席执行官约翰·多诺万(John Donahoe)、从事云计算的合资企业Pivotal的首席执行官保罗·马瑞兹(Paul Maritz)、以及一名前微软高管。

12月份的时候,纳德拉在内部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消息人士称,高通公司的首席运营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是外部人选中最出色的一个,是纳德拉的有力竞争者。高通董事会害怕会失去莫伦科普夫,在没让微软知道的情况下,偷偷加快了将其确定此人为CEO的继任计划。在彭博社报道莫伦科普夫是主要候选人之一后,高通立刻把事情敲定了。

到最后,能承担复兴一个13万人的企业,而且还要实现年营收超过840亿美元目标这种重任的,就没有多少人了。资产管理公司贝雅的分析师杰森·诺兰(Jayson Noland)评价道:“人们顶多能了解微软的部分情况。没人能够完完全全地包揽微软这种公司的大小事务。”

合作

1月份,董事们在纽约的会议上选择了46岁的纳德拉。然后董事会开始盘算纳德拉就任与盖茨今后情况的具体细节。在担任33年董事长之后,盖茨将成为科技顾问,把自己三分之一的时间用在微软上。消息人士称,纳德拉邀请58岁的盖茨出任这一职位。董事们很快决定让汤普森做执行董事长。

在本周发送至全体员工的邮件中,纳德拉援引一本书中的话说,“这本书对赛艇团队合作的最高层次进行了非常能引发共鸣的描述——就是要把船‘摆’起来。作为公司、领导团队以及个人,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找到‘摆’起这条船的节奏。”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1818148.com/archives/2715.html
转载请注明: maomao 2014-3-6 于 桂林欣梦网络 发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400-8868-961
售后咨询热线
0773-585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