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韩束被指涉嫌传销

作者:maomao   发表日期:2015-6-8  

      日前,央视针对微商疑似传销的报道,让有“第一微商”之称的上海韩束化妆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韩束”)深陷“是否传销”的泥淖之中。

      尽管韩束副总裁,韩束微商CEO陈育新回应,“在微商行业中存在害群之马,但韩束一直致力于与更多品牌联手,引导微商产业健康成长。”但依旧免不了网友对韩束的质疑。

      “第一微商”的称号是怎样来的

      这家完全国产的品牌创立于2002年,目前,在其官方公众号“韩束微营销”上,韩束声称拥有“专营店网店17000家,屈臣氏和大润发等渠道店5500家”,并自称是“电子商务渠道国货第一名”。

      韩束公司3月份将注册资本金从5000万元提高至1亿元,5月20日,韩束高调公布公司完成首轮4亿元的融资,投资方是中信资本、联新资本和葛文耀所代表的希美公司。 据韩束微商CEO陈育新宣称,从2014年9月做微商以来,韩束在微商渠道“40天销售了一个亿”。

      这一销售数据让韩束成为去年的年度微商霸主。奠定韩束微商江湖地位的是创造了“40天销售了一个亿”的业绩。不论这个数据是否属实,随着韩束在各大卫视大力度的广告宣传,不少其他微商团队的人纷纷倒戈或兼做双品牌,投身于韩束微商门下。

      韩束品牌的塑造之路,巨额的营销和广告投入一直伴其左右。韩束以此前“电视购物”闻名一时,并自称做到了“电视购物渠道行业销售第一名”。2013年,韩束斥2.4亿元冠名《非诚勿扰》,2014年再次花费5亿元与《非诚勿扰》续约,这一数额刷新中国电视广告的纪录。 “代言+赌局”,是作秀还是炒作 “太多误解,骂!冲我来。被坑的!跟我投诉。不管是谁,我尽力帮你。我为微商代言。可做行业标准,可做马前卒。”

      现年34岁的陈育新自称是“微商代言人”,和大多数“80后公众人物”一样,其深谙互联网营销思维,懂得适时的“锋芒毕露”。 在今年3月的一次微商产业峰会,陈以500万元的赌注挑战传统电商,陈试图以此证明微商渠道要优于传统电商渠道,这一赌局被传统电商云杉资本回应。

      多层多级代理遭质疑

      有记者调查,韩束公司在微商渠道设计上做了精心设计,公司层面只针对前三个级别进行管控,而在其下面的三级则放任让市场去管理。

      韩束微商代理分为“大区、省代、市代、皇冠、铂金、天使”等六个级别,取得上述各种等级代理授权的方式主要是以拿货金额为依据。

      每一级别的拿货价格是不同的,级别越高拿货价越低,天使拿货价最高,针对不同的产品,每一个等级的价差在20~40元之间,这也意味着大区与天使的拿货价差在100~200元之间。

      公司规定了大区的范围,一个大区下面可以发展10个省代,100个市代。当然要获得市代仅仅靠钱来货是不行的,公司还会考察你的渠道资源、化妆品专业知识、能否带团队等指标。

      也有知情人士表示,所谓的“10个省代、100个市代”都是噱头,这也是公司吸引更多代理向这些级别迈进的一种制度设计,人为制造“稀缺性”。真实情况则是货款够了就可以给你相应的授权。

      在同个城市会有多个“市代”,甚至是“省代”。陈育新也确认,移动互联网时代,公司的大区、省代、市代与地理意义上的区域概念不是一一对应的,更多的是享受不同的拿货价格,不同级别享受不同折扣的货款,这个很好理解,“量大价格优惠”。

      公司只管理这三级,目前有12个大区。 微商内部代理商表示,韩束的大区、省代、市代等仅仅是“代理等级,不是以省或者市来划分的”。每一个省市并不是只有一个相关代理等级的代理。

      高级别代理可以获得相应“授权码”,通过韩束一个系统为低级别代理办理授权,但授权并不需要经过韩束公司方面的更多验证。授权办好之后,低级别代理就可以进入系统将这张授权书图片下载下来,之后就可以成为微信的授权代理商。

      央视重批微商传销,韩束躺枪 4月10日,央视《新闻直播间》曝光了微商面膜乱象,对某些品牌的产品进行点名质疑。央视新闻报道从产品质量、价格、原料构成、销售方式等多个维度揭露了微商渠道面膜销售的怪现象。层层加价、暴利销售、添加激素(主要指糖皮激素)、晒单猫腻……这些常见的面膜微商现象在节目中一一被揭露。

      除此之外,央视还暗访了一家面膜加工黑作坊,该作坊老板称,微商渠道的面膜要打开销路,初期需要用效果打动消费者,而要达到美白、祛痘等效果,在面膜中加入糖皮激素是一个重要的行业潜规则。

      虽然这是化妆品卫生规范明确禁用的原料,但厂家会通过各种手段逃避检测。 5月24日,央视再次对微商涉嫌传销进行猛烈开火。

      央视在报道中总结称,微信中疑似传销的营销模式普遍采用分级代理制度,主要为以下三个方面:

      1.做代理无需加盟费用,直接购买货物就可以成为销售代理;2.品牌代理有多个层级,拿货越多,层级越高,而最高等级的代理商则需要一次拿货数万元以上;3.成为代理后,就可以发展次级代理,也就是俗称的下线。

      每个层级的代理拿货价格不同,赚层级差价得到的收入要远高于直接销售,越高级别的代理依靠发展下级代理获得的收入越多。 在央视调查微商致富的玄机就是:“真正赚钱的不是靠零售,而是靠发展下级代理商,而手段,就是造假和炫富!”

      而央视记者参加的“微商”大会,被指似传销洗脑会。 根据国家政策规定,化妆品上市前必须有的资质证明包括,生产企业必须有卫生部门发的生产许可证;销售部门必须有产品的卫生检测报告和质量检测报告。国务院2005年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不管央视所调查的“微商大会”是不是客观公平,而备受关注,经营韩束的10多万微商都不得不回答“是否传销这个命题”。韩束的高调营销和混乱模糊的代理模式越来越让外界抵触和质疑。这也使得一提到微商,不少用户首先想到的就是充斥在朋友圈里的面膜。化妆品微商在前行的过程中面临着信任危机和安全危机,如何解决这些危机则考验着这个行业的群体智慧。

      化妆品微商的未来在哪里

      有资料显示,面膜在中国大陆的渗透率已接近45%,超越了韩国、中国台湾地区。面膜正在从一个小众、小量的美容品种被培养成为大众快消品。

      奥美集团数据显示,大陆面膜产业在这两年经历了跨越式的野蛮生长,大大小小的面膜品牌两年间增长了4倍,目前市场上至少有300多个面膜品牌。面膜市场的体量也在逐级增大,大陆面膜市场规模已达100亿元左右,目前正以每年约30%的速度增长。 100亿的市场,对于趋之若来的财富,难免让人心动。

      面对这块烫手的微商市场,必须要认清现状和存在的问题,目前的化妆品微商面临以下四大难题:第一、竞争激烈,产品同质化严重,杂牌品类扰乱市场;第二、复购率低,用户粘性低,一次性买卖;第三、缺乏供应链保障;第四、产品品质、维权交易上缺乏保障,难以建立口碑。

      透过以上的四大问题,笔者认为如果化妆品微商要想树立新的形象需从这几个方面入手:首先,做好口碑,塑造社群效应。从产品质量和供应链出发,踏踏实实做好服务;其次,利用好各种社交工具。对产品的营销推广做系统规划,熟悉掌握每一个社会化媒体的熟悉,bbs、贴吧、空间、微博微信,陌陌等全渠道推广;第三,挖掘产品的特色和爆点,制造产品的话题性和传播性。

      微商很容易通过社会化媒体产生裂变,如果在朋友圈上做的产品如果不能产生很好的转发分享,要想达到成功非常困难。 “微信制作,淘宝出品”。始于品牌,乱于个人。无论这个行业的风口有多么大,泥沙之下多么污浊。笔者相信,风,终有停的一天;泥沙,也会有淘尽的时候。市场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所谓不破不立,除旧立新。经过洗礼,化妆品微商将会迎来新的变革。

欣梦网络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1818148.com/archives/11202.html
转载请注明: maomao 2015-6-8 于 桂林欣梦网络 发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400-8868-961
售后咨询热线
0773-585560